北京:路侧车位利用率不增反降

2019-05-23 07:27 来源:北京日报

  本报记者 董禹含

  从2019年1月1日起,北京西城区、东城区和通州区率先实施道路停车改革,169条道路和超过1.3万个白实线道路停车位全部实现电子收费。然而记者近日走访发现,无法议价的电子收费标准让一些车主望而却步,即使在车位非常紧张的区域,路侧车位的利用率也有所下降。

  车主“打游击”车位却空着

  昨天17时,在朝阳门北小街至朝阳门桥的街上,大半路侧车位都空着。“以前不这样,这些车位全满,白天晚上来都很少有地儿停车。”在附近上班的车主小冯说。

  这其中最主要的变化,出现在停车管理员取消之后,“包天儿”的优惠没了。电子收费统一的标准是首小时10元,之后每小时15元,19时以后是每2小时1元。如果按照小冯的工作时长计算,每天都得交一百四五十元的停车费。和之前“包天儿”三四十元的价格差了百余元。“上班一个月,停车费好几千,谁停得起?”小冯说。

  有着同样问题的,还有王女士。舍不得将车停在路侧停车位上,她就钻胡同、跨便道、堵沿街半扇门的地儿停车,“贴条一次罚200元,但不是天天贴。”王女士说,“实在不行‘打游击’呗。”

  路侧车位利用率低的情况也出现在金宝街。14时,附近的电子收费区还有很多空车位,朝阳门南小街至二环一段道路在用车位不足三成,但周边胡同里却满满当当停了不少车。“现在这么贵谁敢停啊!都停到胡同里头堵人家门去了,那儿不要钱!”一位老街坊向记者抱怨。

  附近住户居住车位不够用

  除了上班族、临停车主,路侧停车位还与周边居民相关。记者走访发现,路侧车位电子收费管理后虽然白实线的空车位增加,但标为白虚线的居住车位仍旧不够用。

  此次改革,将道路停车位分为白实线停车位和白虚线停车位。白实线停车位主要用于出行停车,将实行电子收费;白虚线停车位用于周边居民经认证车辆的居住停车,实行自治管理,一次性收费。对于这个新政策,很多老城区的市民都很期待,但如今政策落地之后,在细节上仍有不少需要调整改善的空间。

  住在朝内小区的孟女士如今晚上回家时,只敢在家门口的实线车位上停15分钟,匆匆将菜肉送到家后再出来开车停到七八分钟路程之外的一家商场内。“没辙,现在车位富余了纯粹是因为停车费贵了,我们还是用不上。”孟女士说。

  南竹竿胡同口的一块停车牌显示,这附近的实线停车位,也就是电子收费停车位共有56个。可无论是记者步行调查,还是听取附近居民反馈,都没有发现专供居民停车、价格相对便宜的虚线停车位。

  同时,居住在宣武门内大街、东城区龙潭湖附近的居民也表示,家门口的车位被划为白实线,即使有白虚线车位也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在记者调查的二环内5个区域中,只有官园桥附近的张女士表示,居委会启动了居住停车征集,每个车位每月只需350元。

  “要停在实线车位上,一个月要几千元,根本停不起。”有居民建议,希望尽快平衡电子收费车位和居住车位的数量,实线车位也可针对周边居民推出“打包”价格,或者累计停车至一定时长即可享受优惠价。

  增加高位监控专盯违规遮挡

  北京市停车资源普查报告的数据显示,北京的路侧停车位超过7万个,占全市车位总数的2%。根据计划,北京分三批推进全市道路停车改革并实行电子收费:2019年1月1日起,东城、西城、通州实施;2019年7月1日起,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实施;2019年12月1日起,其他区实施。

  记者也了解到,自从本市推行路侧车位电子收费以来,为了少缴停车费,一些车主想出了五花八门的办法,“打游击”只是其中一项。遮挡号牌甚至遮挡电子眼的情况如今也时有发生。为了防止遮盖,高位监控视频全面覆盖主城区,6月底前安装数量将达到约两万个。

  所谓高位监控视频,就是在4米到6米高的道路立杆上安装一个小小的摄像机盒子,盒子里集纳多个摄像头,一个盒子就可以管理8个到12个车位,准确识别车牌和进出场时间。车主开车直接离开,随后手机上会收到缴纳停车费的短信通知,随后在北京交通APP缴费。

  路侧停车高位视频技术公司的首席财务官闵志强解释说,高位监控视频在于能完全取代人工,停车费实现“应收尽收”,且基本不会遭到遮挡或破坏。“针对乱停放问题,我们在利用算法完成泊位内及周边的违停抓拍,可通过数据同步上传至交管部门,对遮挡号牌的泊位做到人工报警,同步下发到附近执勤交警的手机中。”他说。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欧云海)

龙都国际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