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店欠薪 国安社区能重生吗

2019-05-09 00:00 来源:北京商报

  尽管背靠中信国安集团,狂奔了三年的国安社区仍避免不了在关店、欠薪、裁员这一系列问题中“泥潭深陷”。5月8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国安社区从今年2月起就没有再给员工发放工资。自去年底开始,国安社区就已经因为资金不足而陆续关店、欠薪。由于久未获得足够的资金“输血”,只能不断缩减业务,在线下关店、裁员之外,线上业务也几近停滞。顶着光环出生的国安社区显然并没有在社区商业这个无声的战场上立于不败之地,未来又能行至何处也未可知。

  欠薪风波

  继关店风波后,国安社区又拖欠大批员工工资。5月8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有不少员工陆续前往国安社区总部追问拖欠工资事宜。一名不愿具名的国安社区门店员工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国安社区总部和门店的员工都是从今年2月开始就没有再发工资,不发工资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没钱了”。该员工表示,很多员工因为不发工资已经选择离职,国安社区门店也因为交不起房租或员工离职而一个个关闭。“去年在北京还有100多家门店,现在还在开业的门店应该只有30多家了。”关于国安社区的发展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国安社区CEO赵晨希,但其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从疯狂扩张到关店、裁员、欠薪,一个新业态从“出生”到“濒死”的时间并不长。就在一个多月前,国安社区才刚刚因“裁员”事件而引发员工不满。今年3月,国安社区被曝光再次裁掉1000多人,包括主管、经理、总监级别员工,从2018年底开始裁员,人数总计已经超6000人。彼时赵晨希还向记者透露过国安社区2019年的发展规划,他表示国安社区2019年会砍掉大部分冗余功能,精简业务,同时还计划重启自建的末端配送体系“国安侠”。

  不过2019年尚未过半,国安社区似乎就已经撑不下去了。上述员工向记者透露,他已经在国安社区工作三年时间,经营情况一直不温不火,销售额较好的时候一天能有1000多元,但是面积约为200多平方米的门店目前约有五六个员工,一名员工的工资至少要6000元/月,再算上租金成本,门店一直都处于亏钱状态。从今年2月开始,部分供应商也陆续停止给国安社区供货,门店货架逐渐空置,生意就更不好了。

  业务“停滞”

  时间回到2017年,搭上社区商业的风口,国安社区曾规划到2020年进入全国100个城市,建设2.5万个社区门店。如今却大幅缩减规模,2.5万家店的目标显然难以兑现。与此同时,伴随大范围关店,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国安社区的线上业务也基本停滞。

  在国安社区App上,原来可以直接由门店配送的商品不少都已经显示“店铺休息”状态,目前还可以购买的一些商品则均为入驻品牌预约配送,配送时间基本需要三天以上。另外,国安社区此前推出的“安心合作社”付费会员项目也已显示“线上业务暂停调整”,该付费会员项目收取199元/年的会费,于去年8月推出,会员可以享受购物返现、运费减免等福利,不过尚未实行满一年这些福利就已经停止兑现。关于已经支付的会员费用要怎么处理,记者拨打相关客服电话也是无人接听状态。

  扩张激进、盈利模式不清晰被视为国安社区“崩盘”的主要原因。赵晨希此前也向媒体坦言,“我们走得太快,太急。当时只想着将国安社区门店开到各个社区,只要进驻到社区里就行,而对于店面选址、门店结构、摆放产品没有仔细研究”。去过国安社区门店的人不难发现,门店虽然面积不小,但是商品并不算多。在业内专家看来,国安社区门店承载的更多是商品和服务的展示,零售属性较弱,较难吸引客流到店。以国安社区方庄店为例,生活日用到米面粮油等各品类都有一些,而社区高频消费的生鲜商品则很少,没有新鲜的蔬菜水果,只有一些海鲜和肉类冻品。

  社区风口

  近几年来,无论是电商、实体商超还是各种风投资本都将目光盯紧了社区业态,除国安社区外,永辉生活、苏宁小店等也都在门店扩张上拼速度,但是盈利者寥寥。国安社区背靠中信国安集团,还吸引了来自居然之家、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等多笔投资,使得扩张脚步显得犹有底气,但还是禁不住扩张带来的高成本。据公开数据显示,国安社区三年共计投入了200亿元,一个月光工资就需要支出近亿元。

  社区零售专家王利阳认为,在社区商业中,零售商品消费只是第一步,有了基本的商品零售之后,才能考虑其他那些增值业务,否则很难维持基本的运营成本。商品零售与服务之间是相互促进的,当零售做到极致后,才真正能到比拼服务种类、服务质量的阶段。如果基本的商品零售并不能首先满足消费者需求的话,那付费会员、即时配送等服务自然也不会有人愿意继续买单。对于国安社区来说,此前的运营思维过于粗放,只是简单把各种服务叠加,但现在社区商业缺少的并不是各种服务的拼接搭扣,而是缺少可盈利的业务点。

  王利阳进一步表示,就目前的社区商业现状来看,真正能产生价值的还是零售业务。零售是社区现阶段必须要做的一个突破口。如果没有零售业务做支撑,那就没有可盈利的地方,因为社区消费者目前还是为商品付费的意愿更强,为服务付费的频次和支出仍相对较低。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晓然 徐天悦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肖)

龙都国际娱乐官网